国产直播片

phone-call 400-700-0788

产融互联网:供应链金融的“新增长极”

时间:2021-09-10

产融互联网:供应链金融的“新增长极”

克劳修斯提出“熵增定律”的理论,他认为“在一个封闭的孤立系统内,热量总是从高温流向低温,从有序走向无序,而且这一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概言之,熵增定律让我们看到了万物的最终结局,无论是地球宇宙还是人类,从宏观的角度来看,熵增都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对于任何一个行业而言,没有永远成熟的市场。企业的最强竞争对手就是“趋势”,趋势一旦爆发不是线性的发展,它会积蓄力量于无形,产生颠覆性的效应。

比如,从商品经济全球化到资本经济全球化、信息经济全球化,再到目前数字经济时代和轻资产时代。新趋势的出现,不断催生出更多产业新业态与新模式。

数字经济改变了以往的价值模式,产业互联网成为了继消费互联网之后的新蓝海市场,将有十几个万亿级别市值的产业,或将成为第一个被成功验证的商业模式。而新业态与新模式出现,本身就是对抗行业熵增定律的有利武器。

供应链金融作为产业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产业互联网重构产业生态,立足场景,以业务的价值为导向,搭建数字化平台,构筑生态圈,将上下游供应链接入数字化平台,打造接口开放化,提升交付能力,切实解决核心企业以及核心企业上下游长尾小微的融资难题,从而实现生态共赢。

对抗整个供应链金融行业的熵增定律,已不再是各参与主体单一的事情,而是各方通过横向或纵向的联合,才能共同推动供应链金融再上新阶梯。

 

新增的长极:产业端和资金端的高效链接

纵观供应链金融发展,仅十余年的时间便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基础到创新的跨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发展模式和发展路径。不过,有专家分析指出,目前的供应链金融开始进入发展的瓶颈期,整体发展需要在迎合趋势的前提下找到突破口。

近几年,供应链金融不断被提升到新的高度。2019年,银保监会制定了《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等八部委制定了《关于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支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循环和优化升级的意见》(即“226号文”); 2021年更是在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及“创新供应链金融服务模式”。

一系列文件鼓励商业银行、供应链核心企业等建立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为供应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提供高效便捷的融资渠道。同时明确加强供应链金融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供应链金融政策支持体系,指明场景化、线上化和数字化是供应链金融发展的方向。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介入,供应链金融机制更加灵活,市场上也涌现出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独角兽,通过利用金融科技平台为供应链各端企业提供金融与非金融服务。 

《麦肯锡中国金融业CEO季刊》指出,国内供应链金融科技独角兽将核心企业与金融机构作为主要服务对象,为其提供供应链金融数字化、专业化的解决方案。通过应用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与云计算等技术手段,国内金融科技独角兽构建起串联核心企业、金融机构、中小企业及底层数据与技术提供商的供应链生态体系。

破界与融合:缔造产融互联网的良性生态

供应链金融领域,各参与主体之间本就是一个共荣共生的关系网。广阔的市场空间和需求细化会继续促使更多新业态出现和分工细化,因此企业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与上下游、供应商、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密切。”你的客户、供应商、投资商,甚至是员工,不再仅仅局限于各自的身份,客户有可能就是你的员工,你的供应商就是你的投资商。” 可以看到,在数字经济时代,组织界限被打破,诞生更多的生态组织。而数字化平台是一系列数字化技术组成的“数字综合体”。

由此看来,不断平衡不同市场角色和地位主体的冲突,科技放射效应已覆盖了行业多方参与主体与多方场景。这也印证了市场对 “产融互联网”的选择与坚持,降低产业与金融之间的不对称性,给社会带来价值增长,并且持续创造社会价值。


Baidu
sogou